旅行

首页  >  生活  >  旅行

【首发】#猎艳行动#单车自驾:三星堆,一堂生动的历史课

2018-06-13 17:04:57 来源:时尚周刊

写在前面 【单车自驾14年40万公里,途牛大玩家,签约旅行家,超级试驾员,微信huchichi1,微信公众号:huchichi自驾笔记本,正在直播

写在前面

【单车自驾14年40万公里,途牛大玩家,签约旅行家,超级试驾员,微信huchichi1,微信公众号:huchichi自驾笔记本,正在直播最新行程,欢迎关注,可以收到我们最新的自驾游记,了解各地实时的美景、路况和攻略】

三星堆文明,在世界考古学上素有“世界第九奇迹”之称。三星堆文明自发现伊始就一直牵动着世人的神经,而随其发掘过程而来产生的无数令人费解的谜团更是令人匪夷所思,特别是其中掺杂的外星文明因素。在中国失落的古文明中,几乎找不到比三星堆和金沙遗址更加神秘、更加像“外星文明”的文化了。

虽然十多年前早已经来过三星堆博物馆,还精疲力竭地完完整整看了一遍,这是我们看得最仔细的博物馆,就连旁边的三星堆遗址也没有放过。但一直对这里念念不忘,尤其是看过《盗墓笔记》之《秦岭神树》,灵感来源完全就是三星堆的青铜神树,更让我们想再来这里看看。

出四川广汉约三四公里,有三座突兀在成都平原上的黄土堆,三星堆因此而得名。1929年春,当地农民燕道诚在宅旁挖水沟时,发现了一坑精美的玉器,由此拉开三星堆文明的研究序幕。这里数量庞大的青铜面具、人像和动物,无论从造型还是从铸造技术上看,都不能归属于中原青铜器的任何一类。青铜器上没有留下一个文字,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这些青铜面具和人像“高鼻深目、颧面突出、阔嘴大耳,耳朵上还有穿孔”根本不像中国人,或者说地球人。所以,很多人都猜测三星堆文明也可能是“外星人的杰作和遗迹”。虽然现在三星堆博物馆官方出来辟谣,说三星堆文化就是古蜀国的文明,和外星人没有关系。但是对于这么多未解之谜来说,这样的说法很难让人信服。

这次本来没有计划,既然路过,临时决定,再来故地重游,而且又仔仔细细地看了所有的展品,比上次更细致,越看越觉得神秘。三星堆遗址一经发现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就是因为里面隐藏了太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三星堆出土文物很多,最具神秘色彩的就是青铜器,众多青铜器之中,最突出的三件代表作是镇馆之宝,也就是最令世人瞩目的几大型青铜器,包括宽1.38米的青铜纵目面具、高达2.62米的青铜立人像及3.95米高的青铜神树等。

宽1.38米的青铜纵目面具:

高3.95米的青铜神树:

高2.62米的青铜大立人:

三星堆博物馆

可能最让人把三星堆文化和外星文明联系在一起的,就是三星堆出土的大量青铜面具了。这尊最大的青铜面具已经成为了三星堆的标志。

十多年过去,虽然比上次来多了一个展馆,但是感觉变化不是很大,依然是感觉非常的亲切,尤其是这小小的博物馆看着不起眼,但是却展示了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也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

博物馆位于三星堆遗址的东北角,遗址现有保存最完整的东、西、南城墙和月亮湾内城墙,地处广汉城西鸭子河畔,南距成都40公里,北距德阳26公里,是中国一座现代化的专题性遗址博物馆。

这个三星太极拳据说是根据四川三星堆文化领悟创编而成,把传统太极拳术与三星堆独特的文化韵味相结合,使武术动作中表达出浓郁的哲学内涵。三星太极拳选用了形意的桩式,八卦的掌法,陈式太极拳的韵律身法,吸收三星堆出土文物的动作造型,加上经穴指法多方位运动健身形式组合,轻松缓慢、圆活自然、天人相应、平衡对称。

《三星伴月-灿烂的古蜀文明》综合馆

和十年前相比,三星堆博物馆扩建了新馆。这就是新馆综合馆,像是半地下的建筑很有特色,让人更有身临其境三星堆遗址的感觉。分门别类陈列了三星堆所有文物,青铜器中的神树也放在这里,而其他青铜器都放在青铜器馆,也就是的老馆。

综合馆分为雄踞西南、物华天府、化土成器、以玉通神、烈火熔金、通天神树六个部分,展示了灿烂的古蜀文明。三星堆特指遗址内的三个黄土堆,它与北面犹如一弯新月的月亮湾,隔着古老的马牧河南北相望,“三星伴月”由此得名,并在很早以前就成为一处著名的人文景观。

三星堆遗址距今约5000年-2800年,总面积12平方公里,是目前四川境内发现面积最广,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为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三星堆遗址的发现,将古蜀历史的渊源从春秋战国时期向前推进了约2000年,雄辩地证明了中华文明的起源是多元一体的。

家畜饲养,是农业兴旺发达的标尺之一,三星堆遗址出土的家养动物遗骨及猪、羊、马、鸡等动物造型较多,可以想见当时家禽饲养业具有一定的规模,农副产品也很丰富。

古蜀地处内陆,在三星堆祭祀坑中却出土了近5000枚海贝。按一般的解释,海贝是文明社会初期从事商品交换的原始货币,可见古蜀国与周边地区商贸往来的频繁。二号祭祀坑中还出土了4枚仿海贝而成的铜贝,这种铜贝在全国范围内都很少见到,它是否是我国最早的一种金属货币呢,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这种陶器叫做陶盉,一般认为它是温酒器,大多高三四十厘米。陶盉下部的三只中空袋状足既可以加大陶盉容量,又可生火加温,设计极为合理。在遗址的一个土坑中,曾发现一件陶盉与20多件瓶形杯放置一处,可见这些酒器是配套使用的。

瓶形杯被做成喇叭口、细瓶颈、圆平底,有的颈部还有纹饰,看起来质朴美观,由于这种器型瓶颈较小,有学者推测当时的酒应可能是去了酒滓的清酒。

三星堆遗址祭祀坑共出土80多枚象牙,经鉴定为亚洲象的门齿。学者们认为它们是统治阶级财富的象征。至于象牙的来源,有可能当时本地出产大象也有可能是蜀地与周邻国家甚至更远地区商贸交易的结果。

大量的考古资料证明早在三、四千年前蜀地与周边地区甚至更远的地方就有了文化交流和经济往来。据考证,先秦时期就已经开通了以成都平原为起点,连接古代中国与南亚、中亚、西亚以及东南亚的 “南方丝绸之路”。虽然我们无法知道古代蜀人在崎岖的山道上究竟走了多久,但是我们能体会到的是古蜀人坚忍不拔的精神与毅力。正是这种精神与毅力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古蜀文明,也打开了中国通往世界的窗口。

目前在遗址内出土了大量形体硕大的陶盆、陶缸、陶罐等,有可能是装粮食的容器,它们器型多、体量大,反映了当时农作物生产的多样性。

陶器取材容易,制作简便,具有不透水,而且可以经受高温烧烤,因此成为各个农业民族的生活用品。三星堆古蜀国的制陶业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界。三星堆出土了数量巨大的小平底和尖底的罐、钵、杯、盏等,它们是蜀地陶器的典型器物。这种尖底器,底部小到呈圆锥状,根本放不稳,遗址中出土了一种类似器座的器物,估计是和尖底器搭配使用的。三星堆的陶器以朴实无华的特质,再现了古蜀人日常生活的生动画卷,并对三星堆遗址年代的测定及三星堆文化的分期起到了巨大作用。

三足炊器可能是古人蒸煮食物的器具,三足呈鼎立之势,足下可以生火加温,三足均为中空,与口部相通,容水量很大,宽大的盘面可以用于盛水或放置食物,其硕大的形体及独特的造型非常罕见。

三星堆出土的陶盖纽造型惟妙惟肖、生动可爱,从造型上讲,有莲蓬状的,鸡冠花状的,有的还像清真寺的屋顶,盖的部分是轮制而成的,纽的部分则用手工捏塑,充分显示了三星堆无名工匠们丰富的想象力和高超的技艺。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的酒器,说明粮食除了满足日常生活外,已经有了剩余部分用于酿酒,在这些酒器中,以陶盉和瓶形杯最具特色。

遗址中出土了数以百计的“鸟头把勺”,勺体部分大多损坏,只剩下有鸟头造型的“勺把”。鸟弯弯的勾喙与鱼鹰极为相似。学术界认为三星堆古蜀国可能与传说中第三代蜀王鱼凫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一大批鸟头勺把就是非常重要的依据之一。

玉石器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有着独特的地位,自新石器时代晚期以来,我国的制玉业就很发达,这一时期以良渚文化玉石器为代表,,至商代则以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玉石器最为著名,而三星堆蔚为壮观的玉石器群,又把人们的眼光吸引到神秘的三星堆古蜀国。

古人认为“美石为玉”,这几块出自遗址北面鸭子河的石料都是古人用来制作玉石器的原料。三星堆玉石器的石料大部分来自四川茂县、汶川至都江堰一带。

石料表面平整光滑的切割痕迹,很可能就是几千年前老祖先留下的手迹。玉石的硬度大、成型过程也较为复杂,在三星堆遗址中,我们尚未发现制作玉石器留下的工具,那么在青铜时代古蜀人究竟是用什么工具来加工玉石器的呢?三星堆成组成套精美绝伦的玉石器充分说明了能工巧匠们高超的技艺、极大的耐心与毅力,商代古蜀国已经拥有一定规模的玉石器加工作坊。

古人认为“天圆地方”,并且将这一理念体现到了礼器中。这种外方内圆的琮,其主要用途是祭地。琮是长江下游良渚文化的典型器物,出现在三星堆则说明两地很早便有了文化交往。

这件是目前全国范围内发现形体最大的石璧,形似一面水井的盖子,上面有明显的管钻痕迹。它的直径达70厘米,厚近7厘米,重达百斤以上,两三个人搬起来也很吃力,这么大的石璧实属罕见,可谓"石璧之最"了。

“璋”是三星堆最有特色、数量最多的一种玉石器,三星堆的玉璋分为边璋和牙璋,前端分牙开叉的称为牙璋,斜边平口的称为边璋。

“鱼形玉璋”是三星堆文化特有的一种器物,因整体外形像一条鱼而得名。在三星堆遗址发现了大量鱼和鸟造型的器物,这可能和当时的图腾、自然崇拜有关,鱼形玉璋是和鱼凫王朝有密切关系的器物。

这件牙璋,选料考究,通体乌黑发亮,长90.8厘米,厚仅5毫米,刃口部分虽薄却犀利如新,下端柄部两侧有加工精细的多齿形扉棱及镂空花纹,庄重典雅。

三星堆工艺精湛、种类繁多的玉石礼器足以证明三星堆古蜀国至迟在商代晚期已经具备了较为完善的宗教祭祀制度。

三星堆出土的铜铃共有40余件,有鹰形的、花形的、兽面形的等,极尽变化,造型美观,而且均有铃舌,能敲击出音;另外还有各种昆虫形的铜挂饰,估计是与铜铃配套悬挂的。

这种铜牌饰看似普通,实际很不平凡。因为这种铜牌饰曾经出现在河南偃师二里头文化,后来消失了,成为了一种流行时间短、特征明显的器物,在中国青铜器发展史和早期文明史研究上都具有特殊的地位。三星堆的这件饰与二里头文化的非常相似,它们之间或许有一定的渊源关系。

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青铜器是在距今4000年前后夏代的文物,而中国青铜文化最为辉煌的时期是商周时期,三星堆的青铜器正属于这个时期中国西南青铜文化的典型代表。我们在出土的青铜器的器壁内侧发现了残留的泥芯,即内范,这一点足以证明三星堆青铜器是采用范铸法浇铸成型的。

戴金面罩的人头像是三星堆最引人注目的文物之一。金面罩采用金皮捶拓而成,粘贴在青铜人头像上,眼、眉处镂空。57件青铜人头像中为什么只有4件戴了金面罩,是表现不同的肤色还是不同的地位?其深沉含义又何在?在世界考古史上,古埃及、古希腊都曾出土有金面罩,三星堆与它们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呢?这些都是未解之谜。

三星堆遗址中出土金器100多件, 它们大多属金银二元合金,金的含量一般在85%左右,另外的15%大多为银。三星堆金器的铸造过程大致为:采用原始方法淘洗沙金,再使用熔融法冶炼成合金,经过人工锤打和碾压而成金带、金皮、金箔等,并运用了模压、粘贴、雕刻、镂空等技术。

金杖,出自一号祭祀坑,全长1.42米,直径2.3厘米。采用的是金皮包卷在木头上,出土时,金皮内还有碳化的木渣,金皮重约500克。在金杖的一端,有一段长46厘米的图案,下方为两个头戴五齿高冠、耳戴三角形耳坠的人头像,笑容可掬,另外两组为两头相向的鸟,上方是两背相对的鱼,在鸟的颈部和鱼的头部叠压着一支箭。有学者推测,这段图案可能表现的是以鱼和鸟为祖神崇拜的两个部族结盟,建立了三星堆古蜀国,渔猎曾作为当时的经济生活手段。也有学者认为那不是箭,而是“穗形物”,并估计当时农业已经有了水稻种植。

至于金杖的性质,学者们一般认为,金杖集神权、王权于一体,既代表至高无上的权威,同时也是大巫师手中的魔杖、法杖,是政教合一体制下的“王者之器”。

三星堆的二号祭祀坑中共出土了大大小小8棵青铜神树。一号神树就是三星堆博物馆镇馆三宝之一的青铜神树,虽顶部残断,高度仍达3.95米,这是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发现形体最大的古代单件青铜器。从现代美学角度看,神树造型合理,布局严谨,比例适宜,对称中有变化,对比中求统一,虽然由多段多节组合而成,并采用了套铸、铆铸、嵌铸等工艺,但仍是一体浑然,称青铜铸造的精品。

神树由底座、树以及树上的龙组成。 树的底座呈穹窿形,三面镂空,象一座神山。树分三层,每层有三个树枝,树枝上有刀状的果叶、硕大的果实,在每颗朝上的果实上都站着一只鸟,全树一共有九只造型相同的鸟。树干上嵌铸了一条造型怪异的龙,龙头朝下,身体呈辫绳状,前爪匍匐在树座上,后爪象人手,身上还挂着刀状的羽翅。中国龙的造型从古到今千变万化,但像这样怪异的龙还是独此一见。

二号青铜神树,残高2米左右,结构与一号神树相似,喇叭形的底座象征神山,三方各铸有一个平台,平台上有跪座人像,人像手呈抱握状,可能表现的是巫师祭祀神山、神树,作法登天的情景。树干上套着“璧形器”,更强调了神树“通天”的功能。在树枝上还铸有很多铜环钮,可能用来悬挂各种造型的铜铃、铜挂饰等,那种辉煌壮美的程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在我国西南地区汉代的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摇钱树,它们在造型和内涵上与三星堆的神树有着极深的渊源关系,继承了三星堆“神树”通天通神的思想。在我国其它地方出土的树形灯盏同样是树崇拜的思想的一种表现。

其实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基本上都是破损的,但是残存的构建各具特色,非常精美,完全可以想象这些神树原来的造型是多么辉煌和精美。

非常独特的“人面鸟身”像,来自小铜树树枝上端的造型。三星堆出土文物中,有大量的鸟形器物及鸟形图案纹饰,表现了万物有灵、人神互通的文化特征。古代文献记载的几代蜀王,如柏灌、鱼凫、杜宇等都与鸟有密切关系。

《三星永耀-神秘的青铜王国》青铜器馆铜

博物馆旧馆是三层高的展馆,其实这才是三星堆博物馆最主要的展馆。也是我们上次来唯一的展馆,那时候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所有展品都是放在这里展出,但现在成为了专门的青铜馆,青铜馆里面全是青铜器,是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中最独特也是最神秘的,是三星堆文物的精华,最重要的是,这里的青铜器每一件都是真品,每一件青铜器都笼罩着特别神秘的色彩。

这是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最大的青铜面具,也就是三星堆博物馆门口复制品的原型,宽1.32米、高80厘米、重100公斤,虽然不是纵目,但是眼球突出,也非常不同于正常地球人。这些大青铜面具的额头正中和两侧都有一方孔,可能原来安装有装饰物,也可能是祭祀的时候用来固定在高处用的。

小面具就更加不计其数了,造型精美,虽然各不相同,但是和大面具保持了同样的诡异风格。

这尊戴冠青铜纵目面具也非常奇特,出自二号祭祀坑,在额正中的方孔中补铸有高达68厘米的夔龙形额饰,这件面具的耳和鼻采用嵌铸法铸造,我们可以从面具的背后清楚的看到嵌铸痕迹。出土时,面具的眼、眉有黛色,口唇涂有朱砂,其造型之精美使它在各类形象中颇显突出。

遗址中还出土了数目众多、形式各异的青铜眼形器。这种菱形的眼睛颇为引人注目,它们有的由四部分组成,有的由两部分组成,也有完整成型的,从这些数字几何等分上可以看出古蜀先民对数学和几何学已有一定的认识。这些眼形器,均有穿孔,应是绑附或钉挂在其他物体上使用的,其用途应与宗教祭祀活动有关。

这就是三星堆博物馆镇馆三宝之一的青铜纵目面具,高64.5厘米,宽138厘米,宽嘴巴,大耳朵,耳部斜向伸展,极为夸张。这件面具最奇特的是:双眼呈柱状外凸达16厘米,被人们俗称为“千里眼、顺风耳”。这样的造型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

学术界一般认为它和传说中第一代蜀王蚕从有关,古籍《华阳国志》记载“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有学者认为“目纵”很可能指的就是眼睛突出。古人可能有意夸大了祖先的特征,似乎是利用夸张的五官来表现祖先有超人的能力。

三星堆两坑共出土了50多件人头像,这几十尊青铜头像不能错过,里面有几个非常独特,和大部分风格相似的头像截然不同。这些人头像面容清瘦,表情凝重,耳朵上有穿孔,估计是用来佩戴耳环的。

最独特的有两个,例如下面这个,据说是几十尊头像中唯一的一个女性,现在北京望京地铁站有她的海报:“说我像奥特曼的你别走”。是这也是三星堆所有头像里面最为特殊的一尊,与其头像风格迥异,面部特征柔美,头顶为子母口型,猜测可能是以为女性。

最独特的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带盘头帽子的,属于典型的川蜀特征。学界还有一种看法,认为这两尊青铜头像的造型与其他“方脑壳”青铜人像不同,是最接近“真人”或者“亚洲人”的形象。

平顶头像有的脑后编发辫,大部分带素面无纹帽。

这种戴金面罩的青铜人头像是三星堆二号坑出土的,一共只有四尊,金面罩是用金皮捶拓而成,依头像造型,贴在青铜人头像上,金面罩保存完整的只有两尊,非常珍贵。

青铜人头像大小形状与普通人头像相当,但由于戴了金面罩,使这几件人头像在数十件人头像中颇显尊贵。金面罩象征的是地位还是代表不同的肤色,学术界尚无定论。早在商代,蜀人就知道以黄金为尊,并将其用于祭祀活动了。

金箔完整的两个精美无比,剩下两个就是这样金箔已经大部分损坏脱落了。

这是模拟的祭祀场景,主体是上方的青铜神坛。神坛原件高53厘米,这是放大6倍的仿制品。神坛分三层,底层是圆座和两头平行站立、一正一反的怪兽,当是古代传说中的神兽;第二层是圆座和四个面朝外站立的人,手中抱握的杖状物上端已残断,估计是龙蛇之类的东西。最上一层是四山相连的山形座和呈方斗形的建筑,顶部四角有立鸟,方斗上方中央铸有人面鸟身像。一般认为神坛上、中、下三层正是古人天、地、人“三界观”最为形象的实物表现。

这是三星堆博物馆镇馆三宝之一的青铜大立人,出自二号祭祀坑,分人像和底座两部分,通高2.62米,其中底座高0.9米,人像高1.72米。这座人像表现得应当是一位领袖的形象,他头上戴着高冠,脚上戴镯。身穿三层衣服,最里的也是最长的衣服两摆下垂,如同今天燕尾服。

衣服上还有龙纹,可能就是最早的“龙袍”。人像胸前佩带方格纹带饰,当是“法带”一类显示权威的标志。人像的手势极为夸张,呈抱握状,两只手不在一条中轴线上,究竟是特定的手势?还是拿着什么东西?拿的是一件物品?还是两手各拿一件?目前有着不同的猜测,还很难确定。学者估计青铜大立人像应当是一个集神权、王权为一身、最具权威的领袖人物”。

小的青铜人像,只残存了上半部分,但是手势和青铜大立人像一模一样,也不知道原本是拿着什么物件。

这个头部已经没有的小青铜人像,雕刻没有那么精美,但是手势也是和青铜大立人像类似的姿势。

别看这个青铜人像体积很小不怎么起眼,但这可是三星堆的一个非常著名的青铜人像,俗称“妇女能顶半边天”。正式名称是顶尊跪坐人像,通高15厘米,人像上身赤裸,女性特征明显,下身穿一短裙,头顶一带盖圆钮双手上举的护尊,跪在一个山形座上。它十分形象地展示了古代以尊为礼器进行祭祀的具体用法。

大厅中仿照青铜神树的雕塑,非常雄伟壮观。

青铜鸟脚人像,残高81.2厘米,分为两部分,下部鸟高50厘米,上部人身残高31.2厘米,人像穿紧身短裙,上部的人腿粗硕健壮,鸟爪强劲有力的钳住下面的鸟头,鸟的造型极为抽象,大大的眼睛,弯弯的勾喙,从颈部变成蛇、龙等动物的尾巴,估计这件器物的上半身散落在其他的地方而没有埋入坑中。这件器物反映的可能也是一个“人神合体”的形象。

这个可不是方向盘,而是青铜太阳轮。三星堆二号祭祀坑出土了6件青铜轮形器,这是其中的一件,直径85厘米左右,学术界一般认为这是古人塑造的太阳太阳和太阳神的崇拜是人类早期共同的文化心理。在世界各地的早期岩画和文物中,有关太阳的图案或其纹饰多得不胜枚举,而这件以青铜的实物形态来表现太阳的却是很少见的,这些太阳轮上均有小孔,估计是要把他们钉挂起来,作为太阳的象征接受人们顶礼膜拜的。

三星堆的出土文物中,以集群形式展现的动物造型,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阵容强大的凤鸟一族。鸟和鸟形饰一般是一些大型器物的附件或装饰物。

鸟与蜀族有极大的关系,几代都以鸟为名,鸟崇拜之风在古蜀可谓兴盛。鸟崇拜的实质是太阳及太阳神崇拜,在早期的农业社会,崇拜太阳就是祈求丰收。

青铜大鸟头出自二号祭祀坑,高40.3厘米,出土时在它的勾喙口缝和眼珠周围还涂有红色的朱砂,这只鸟头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弯钩状的喙。古代传说中的蜀王柏灌、鱼凫、杜宇都以鸟命名,可见古蜀族与鸟的关系极为密切, “凫”指的是我们常见的一种水鸟鸬鹚,即鱼鹰。不少学者认为三星堆与鱼凫王的关系最为密切,大鸟头与鱼鹰的造型十分接近,从颈部的四个圆孔来看,估计是固定在神庙建筑或者其他物体之上,作为蜀王鱼凫的象征和标志使用的。

青铜蛇三角形的脑袋微微上昂,长着一双勾云纹的眼睛,身上有菱形纹和鳞甲,背部有残断的羽翅。蛇颈部和腹部又环纽,估计原来蛇原来是挂在某种物体上作为神物受人顶礼膜拜的。

这件爬龙柱形器出自一号祭祀坑,高41厘米,龙的前爪爬在器顶上,身尾贴于器壁,后爪紧抓器壁两侧,尾巴上卷,从头部的犄角和胡子来看,酷似山羊。龙本是中国古代传说中一种能上天入地、呼风唤雨的神异动物,这件龙柱形器做工精美,可见在古蜀人的眼中也是地位崇高,颇具神威的灵物。

三星堆遗址及其出土文物,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全新的领域。迄今为止,尽管研究者甚众,著述颇丰,且多所建树,但可以说对于三星堆的研究还任重道远。

其实三星堆究竟是怎样的文明,来自哪里,为什么突然消亡,可能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但也许正是这样,才有了更多的空间让我们去想象,其实这世界上还有许多类似的未解之谜,人类对于历史,对于自身,对于宇宙,都是那么的无知。

此篇游记约有8669文字,95张美图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本站时尚周刊 iresarch.cn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标签:

图说天下

栏目ID=21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1)
栏目ID=21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栏目ID=21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栏目ID=21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1)

大家都在看

为你推荐

相关内容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猜你喜欢

prev next
Copyright ©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